食~

妈妈一直担心我的eating disorders,每次都要询问和叮嘱。
前几天聊天,妈妈回忆说,我小时候特别不爱吃东西,每次她做好饭都会很紧张我不要吃。
最让她郁闷的是,越是精心准备食物,我越是不愿吃!
 
现在,反而要为对抗bulimie烦恼,真是发觉很多时候很多事情是180度转弯,应该是物极必反的道理吧。
 
今天朋友跟我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schwäche,的确。
也许kämpfen的路还会延续,也许会是一辈子。
 
“你知道你吃的是什么?
是我对你的爱
是我对你的心思!
是我希望你比我活得更快乐得信念!”
回想每次回国你精心安排得一日三餐,你得爱你得心思~
妈妈,我明白,我得自我摧残是对你最大得伤害~
我明白。。。
 

4 responses to this post.

  1. Posted by 1820号 on 2008年12月16日 at 1:55 上午

    沙个发,飘过……吃好了,什么烦恼都会减半…… 对我而言是这样的

    回复

  2. 母爱胜过一切 呵呵 不过自己更要爱惜自己 愿你早日调整好饮食

    回复

  3. 能吃是好事 ;) 多加点运动就好了~

    回复

  4. Posted by Unknown on 2008年12月17日 at 4:15 下午

    熵我胃痛 喝一杯滚烫的白开水 熬夜的阅读与写作 使我很秋天树干 从橡木门对我哐当一声关闭开始 从伊抛弃我投入黄金的怀抱开始 我就知道我无法逃避胃病胃病来源于自己的虐待来源于自个咽下太多的酸楚生命一旦得不到尊重就贬值得随便丢扔我除了拿自己鞭笞外还能干什么呢因为唯有痛苦可稀释痛苦啊!——现在想起 我对不起你——胃 你忠实地追随我 默默地 爱我 但我太有负你了!承受双倍的痛苦 我咬紧牙关抵御寒气我拒绝药物——尽管知道这又是反动 既已上岔路 不妨就走得再远一些 反正已无法回到自己!我握着这杯滚烫的开水这人间唯一的温暖手指感到一阵苍白 无力 颤抖 冰凉 我第一次感到 很空 很寒 这房子于是我低下脸颊就杯喝水于是我听到一颗液体溅起的 充满感慨的声音这声音如投进湖心的石头带着鼻酸与心绞的痛楚一圈圈扩大……有轻轻的敲门声。我抹干泪水任胃痛在继续恢复岩石 1990.05.27-06.10这首诗希望怡凝明白,伤害自己,这只是一种受伤的心灵的一种任性与撒娇,伤害的是爱你的人。我曾有过这种自虐的体会。祝怡凝快乐。 陈,舰平

    回复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